加入收藏|返回首页

世界旅遊畫報>精彩視界>历史

为什么很多人讨厌波兰?

来源:世界旅游画报 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06日 字号:

生命的黎明是乐园,青春才是真正的天堂。——弗雷德里克·肖邦

今晚大师IN像的主角格列夫是个喜欢一个人旅行的摄影师,他觉得和任何人一起旅行在拍摄的时候都要有妥协。摄影就是要起早、要贪黑、要在人群中等一个镜头,要在寒冷中等一个光线,只有自己才更舒服,更自在。他喜欢拍摄没人的地方,也喜欢拍摄人多时没人的画面,因为这种时刻仿佛这个城市,这个场景只属于你自己。他拍摄的波兰既有城市的历史,也有新的艺术,即使是新的波兰你也能从中看出这个国家深藏的故事。

第一次来波兰的人总是被它悲惨的遭遇而吸引,想去看看奥斯维辛集中营,想去看看辛德勒工厂。波兰,特别是华沙,表面看上去的确总与历史分不开,波兰人也总给人一种略显阴郁的气质,其实这里满是绿色,充满了年轻和现代的气息。

华沙老城虽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,但总有人因为其并非建筑原貌而轻看了它的价值。华沙在二战之后超过80%的建筑被毁,按照前苏联的意见,要将华沙建成风格统一、道路宽阔,如科学文化宫般雄伟的钢筋水泥城。

如今波兰除老城之外的很多建筑,基本都保持着这种灰暗、统一的社会主义风格。但当时的波兰人民坚决反对将历史老城也如法炮制,全民整理搜集老城旧照,完全按原样重建老城。正是这种坚持保留了华沙老城的原貌,一座历史跨度从1200到1900年代的靓丽小城经过6年时间又重新出现在华沙。

今天老城的鲜艳依然和其他城区的黯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走在老城到街道上,很多建筑的门前都还摆放着新旧对比用的旧照。尽管华沙老城是完完全全的新建筑,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依然将其列入了世界遗产。这是极其罕见的特例,也可以看做是全世界最年轻的世界文化遗产。

华沙市中心的科学文化宫,不仅是华沙,也是整个波兰境内的最高建筑。30层的露台向游客开放,这里是欣赏华沙全貌必去的地方,仅有的两个直达30层的电梯挤满了前来参观的游客。相对华沙整体朴素的建筑风格,科学文化宫237米的高度有些格格不入。

波兰人曾讽刺地称它为“斯大林注射器”,尖尖的楼顶的确像一支直插云霄的针头。建于1955的科学文化宫,在当时被认为是苏联人民赠予波兰的礼物,所以它的原名叫斯大林科学文化宫,也有人私下称它为“俄国婚礼蛋糕”。从这些戏谑的名称就可看出,波兰人民对社会主义时期苏联的文化侵入有多么地不以为意。

对波兰人民反抗统一风格的做法,摄影师Ilona Karwinska有着更独特的见解。华沙的布拉格区有新开辟的SOHO,很多年轻人开的新式店铺和画廊都开在原来废弃的社会主义工厂里。其中有家霓虹灯博物馆,馆主就是Ilona Karwinska。

从2005年开始,她展开了一项个人拍摄计划,遍寻冷战时期波兰街头的霓虹灯。特别是1950-1970年代,统一风格的社会主义建筑让波兰人民心中生厌,灰暗的建筑无法重建,但小小的霓虹灯却大有文章可做。Ilona在拍摄过程中对这些珍贵的霓虹灯越发迷恋,她决定收集这些即将逝去的宝贝,记录下当年普通市民对同一风格的抵抗,于是在布拉格区建立了自己的霓虹灯博物馆。